|  站内搜索:
网站首页 > 昆仑专题 > 乡村治理 > 阅读信息
李光满丨中国农村发展道路:继续单干还是集体致富?

中国工业化进程虽然很迅猛,却依然是一个农民大国,并没有从农民大国转变成农业大国,农村进一步空心化,从农民的出路到农业的发展再到农村的未来遇到难以逾越的障碍。

韩东屏 | 从毛泽东到邓小平:中国的农业道路思考

一刀切使的分田单干,让中国失去了集体农业的优势,大量农民外流,大量农田抛荒,中国政府,中国人民不得不重新面对早已困扰世界的三农危机。

集体化是解决“三农”问题的唯一出路

集体化简而言之就是将一定范围内的民众集中起来进行生产生活的公有制的模式。具体有土地公有、生产工具公有、生产方式公有、作物收成和经济收益公有等。

农村发展道路,继续单干还是集体致富?

中国工业化进程虽然很迅猛,却依然是一个农民大国,并没有从农民大国转变成农业大国,农村进一步空心化,从农民的出路到农业的发展再到农村的未来都遇到了难以逾越的障碍。

新华社记者 | 部分乡村干部权力任性,怎么破?

近年来,虽然相关法规制度建设正在逐步完善,但是作为权力末梢的小微权力点多面广,单纯依靠上级部门实现全方位有效监管,确实有难度。

李昌平:别断了共产党回家的路

十八大以来,党中央、习主席反反复复强调农村改革“一定要守住土地集体所有制底线不动摇”和“不能把土地集体所有制改垮了”。

在烟台率先提出党支部领办合作社模式!栖霞这个村大胆蹚出富民路

这个问题放在几年前,或许还有不少村民会犹豫。作为一个区位优势不明显、资源不丰厚的乡村,东院头村只能靠地吃饭,曾一度接近贫困,外出打工成了不少村民的首选。

牛保良:中国农村现代化道路之探讨

如何实现社会主义的现代化?这关系到中国改革开放的成败,关系到中国农民、农村、农业的前途和命运,关系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前途和命运。

吕梁汾阳贾家庄:一个高举红旗,谱写社会主义大集体接力奋斗历史的村庄

“杏花村外贾家庄,红旗高举在汾阳”。这是郭沫若1965年参观汾阳市贾家庄村后挥毫写下的赞美诗句。

耿羽:壮大集体经济 助推乡村振兴 ——习近平关于农村集体经济重要论述研究

深化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整村推进精准脱贫、改善乡村治理等的细致论述,为新时代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以及深化农村集体经济改革提供了至关重要的立场、观点和方法。

徐俊忠:探索基于中国国情的组织化农治战略——毛泽东农治思想与实践探索再反思

农村必须推进“种养加销全产业链”,“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的倡导,关于中国农村“要走组织化的市场化发展路子”的重要思想,更是对于这一战略探索合理思想的继承和发展。

郭晓鸣:贫困地区农村集体经济发展的挑战与建议

贫困地区农村集体经济“空壳化”现象尤为严重,发展壮大集体经济面临的制约更多、难度更大,亟需通过构建更具创新性的发展机制、采取更具针对性的政策举措。

可推广!烟台以党支部领办合作社提升组织力,激活乡村振兴“一池春水”

村党支部领办合作社有效将党支部的政治引领、合作社的抱团发展、群众的能动性等要素融合在一起,优势叠加互补,形成聚合裂变效应,激活了乡村振兴的“一池春水”。

老知青再插队:农民按红手印走合作化

徐桔桔和贾爱春重返山河村,为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构建集约化、专业化、组织化、社会化相结合的新型农业经营体系探索出了一条新路。

李昌平:关于振兴乡村的几个重大问题(二)——乡村振兴的主要力量和抓手

乡村振兴的主要力量必须是最广大的村民,振兴乡村的主要抓手必须是党支部领导下的村民集体经济组织和合作经济组织,当然也欢迎社会力量参与合作。

李昌平 | 乡村振兴,不能光靠发文件,不能指望“李云龙”式的干部!

每年都发一号文件,连发了十六个,表明三农工作很重要。但是,连发十六个文件解决一个问题都难,这个现象必须引起高度重视了!

苑鹏丨农民合作社的未来:不让一个人掉队

习总书记在黑龙江视察的时候说过,“农业合作社是发展方向,有助于农业现代化,路子走得稳,步子迈得开”。

叶方青:乡村振兴得靠集体经营——塘约改革的启示

发展集体经济,向“合”要生产力,向“统”要竞争力,告别了穷穷富富的旧路子,舍弃了松松散散的老路子,坚持抱团发展,致力共同富裕!

陈锡文:中国农村还有5.7亿人,判断乡村情况要靠科学统计而不是返乡故事

我相信这些回乡记录大部分是真实的,并且含有强烈的乡愁以及对农村现状的忧虑,但那就是一个个“故事”,故事具有特殊性,不一定有普遍性。

罗凌:揭秘塘约经验

2015年,在减贫与发展高层论坛上,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曾承诺,到2020年,中国七千多万贫困人口要全部脱贫。而在贵州的一个小村庄——塘约村,短短三年间就发生了奇迹。

钱昌明:中国的“三农”问题怎么解?——读南街村“班长”王宏斌的讲话

中国的“三农”问题,究竟应该怎样解决?如果愿意从正反两方面吸取经验教训,看来,只有重走社会主义农业集体化之路,才是毛主席指引的金光大道!

潇湘农夫: 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农村应走新“四化”之路

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制既是中国社会主义农村的底线,动摇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制就不是社会主义。要不断推进农业产业化、农村工业化、农村镇村生态化和农村社会现代化并最终实现农村“四化”。

李昌平:我期待的2019-2029年中国三农改革之土地金融制度

农民集体成员,实行有偿退出。退出补偿由集体出资补偿。集体无力补偿,可以集体土地在国家土地银行抵押贷款补偿,贷款到期不还,所押土地收归国有土地银行。

我国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榜样——河南省竹林镇、刘庄、南街村集体经济考察报告

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情况下,这几个先进典型依然表现出了强大的社会主义生命力,进一步证明了在我国现阶段条件下的社会主义公有制与市场经济体制的兼容性。

寒流:乡村农民千万别忘了阿明的告诫

萨米尔•阿明说:中国朋友们,不要幼稚,你就算变成资本主义国家,西方也不会放过中国的!只要没有加入到金融全球化进程中去,就可以避免资本主义危机带来的强烈震荡。

 140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昆仑专题

热点排行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建言点赞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图片新闻

    友情链接
  • 186导航
  • 红旗文稿
  • 人大经济论坛
  • 光明网
  • 宣讲家网
  • 三沙新闻网
  • 西征网
  • 四月网
  • 法律知识大全
  • 法律法规文库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检察院
  • 中央纪委监察部
  • 共产党新闻网
  • 新华网
  • 央视网
  • 中国政府网
  • 中国新闻网
  • 全国政协网
  • 全国社科办
  • 全国人大网
  • 中国军网
  • 中国社会科学网
  • 人民日报
  • 求是理论网
  • 人民网
  • 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5015626号-1 昆仑策研究院 版权所有 举报邮箱:kunlunce@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