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内搜索:
网站首页 > 昆仑专题 > 乡村治理 > 阅读信息
凌宝华:关于粮食安全的思考和建议

建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粮仓米库,牢牢掌握粮食和粮食农业生产上的主动权和世界外交上的话语权,实现“农业强大,农民富裕”的农业强国,实现制造强国,实现现代高科技强国.

江山:介绍北京的一个集体化村庄

北京市房山区也有一个走集体化道路的村庄,名叫窦店村,完全可以与山西大寨、河南南街等全国著名集体所有制村庄相媲美。怪不得有人称赞他们:“这是一个响当当的集体化村庄!”

叶方青:农村走合作化道路,要首先成立村一级集体性质的合作社

农村需要走合作化的道路,这一点是勿需质疑的,因为岁月是能检验一切的,经过岁月的淘洗,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邓清波:加快农村互联网建设助推乡村振兴

加快农村互联网建设助推乡村振兴,农村网络基础设施建设等与城市相比仍然差距巨大,农村互联网发展建设和管理存在着一系列突出问题,必须引起高度重视,加以切实解决。

于涛:组织起来,发展壮大集体经济 ——烟台党支部领办合作社

习近平总书记在吉林考察调研四平市梨树县卢伟农机农民专业合作社时,明确提出:“要鼓励全国各地因地制宜发展合作社,探索更多专业合作社发展的路子来”。

李昌平:必须禁止市区县政府囤积和卖售集体建设用地指标

如果不禁止地方政府和资本结盟,“抢”农民及农民集体的建设用地及指标——剥夺农民及其集体的市场主体地位及自主发展权,就很可能会演化成为复兴路上的一个大问题!

徐冉:“面子工程”要不得

然而,改变农村面貌不是简单地粉刷墙面、设立围挡就万事大吉,人居环境整治提升更不是搞“面子工程”,而要实实在在、实事求是地真抓实干。

傅立勇:党支部领办合作社是乡村振兴关键一招

建设贯彻新发展理念示范区,是习近平总书记在2018年7月对毕节试验区工作作出的重要指示中提出的新期望新要求,而“体制机制创新”就是其中的三项重点任务之一。

姜颖:快递村村通 助力乡村振兴

国家邮政局办公室近日发布通知,决定组织开展“快递进村”试点工作,力争到2022年年底,基本实现有条件的地区“村村通快递”。

刘宇琼:高尚消费 暖心扶贫

消费扶贫是社会各界通过消费来自贫困地区和贫困人口的产品与服务,帮助贫困人口增收脱贫的一种扶贫方式,是社会力量参与脱贫攻坚的重要途径。

徐小俊: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要防止“大拆大建”

从我国城镇化的经验来看,不得不让人担心,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最终会给我们呈现一个什么样的“乡村”,毕竟我们都目睹了诸多好理念好政策的实施最后却变成了另外一番景象。

李昌平:重建农村内部合作金融,克服乡村发展的最大瓶颈!

对于农村治理结构来说,组织、金融、治理、产业发展都不是单一存在,而是环环相扣的。李昌平院长从“金融”视角出发,提出乡村发展与治理升级的最大瓶颈和解决方案。

魏博洋:守住城市良心 化解洪涝风险

从赣州的福寿沟到巴黎的下水道,隐藏在地表之下的浩大工程,其着眼点在于城市的长远发展,被誉为城市良心工程亦然当之无愧。

叶方青:留住村落,留住乡愁,留住根脉

很多专家学者都表达了看法,很多关心农村问题的人也都深表忧虑,特别是作为运动的直接对象,某地的农民群众普遍显示出了反感情绪。

云泊天丨回乡创业一年的感悟:振兴农村的难题在哪里?

政府部门更需要在涉农补贴、立项等事情上公开透明,杜绝那种政策掮客谋利,让三农的投入实实在在地落实到涉农生产中去,让有限的三农资金重点培育中小型家庭农场。

杨华:​乡村振兴,不拆农民房子比拆农民房子好一万倍!

乡村振兴,是要提高农民的幸福感,确保这一点的前提是,充分尊重农民的意愿。在这方面,山东农村就不乏做得好、又不拆农民房子的案例。

叶方青: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是对的,而城镇化的口号应降温

村落是历史的产物,也是文化的产物,它有存在的天然合理性。村落不仅不能人为摧毁,还要用国家之力去保护,去拯救。如果中国哪一天没有村落了,我们中国的根脉就断掉了.

叶方青:留住乡愁,谁都没有权力去消灭村落

一些人对城镇化超乎寻常地热心,总是看不惯村落,讲了一大堆村落的坏话,在他们眼里,村落这也不好,那也不合理,似乎只要消灭的份儿。

冯健:脱贫攻坚收官之年要克服五种状态

2020年是脱贫攻坚的收官之年,是我们党向人民兑现承诺的时刻,越是紧要关头越要克服五种状态。

陈文胜:“合村并居”不能偏离农村改革的底线

习近平总书记在遵义花茂村考察指出,“政策好不好,要看乡亲们是哭还是笑。要是笑,就说明政策好。要是有人哭,我们就要注意,需要改正的就要改正,需要完善的就要完善。”

​李昌平:谈农村——山东,你镇定一点!(二十)

山东“合村并居”的事件发展,认为有错即改,是值得肯定的。但是,无论是区长的承诺或是省长的表态,给人的感觉都只是消极应对(后退),个人担心会留下严重的后遗症。

乔新生:村庄合并不能操之过急

如果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不是以农民为主体,而是要“取代”农民,或者减少农民,由现代化企业从事农业机械化生产,那么,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有可能会误入歧途。

哭泣的村庄:一个中国农大研究生的回乡日记

面对天灾人祸,我们这个民族具备天然的自我愈合能力,无论经历怎样的摧残,老百姓都会在自我舔舐伤口之后最终活下去,并且回归民间原本的轨迹,只不过在这里饶了一个弯儿。

谭克念:做好新时期驻村第一书记工作的几点思考

基础不牢,地动山摇;基础打好,一好百好。村党支部是党在农村全部工作和战斗力的基础,是村级各种组织和各项工作的领导核心。

何干强:关于新农村建设中一些倾向性问题的理论思考

当前,我国各地正在遵循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推进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这是新农村建设的组成部分。不少农村因地制宜,从实际出发,做出显著成绩。

 223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尾页

昆仑专题

高端精神

热点排行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建言点赞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图片新闻

    友情链接
  • 186导航
  • 红旗文稿
  • 人大经济论坛
  • 光明网
  • 宣讲家网
  • 三沙新闻网
  • 西征网
  • 四月网
  • 法律知识大全
  • 法律法规文库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检察院
  • 中央纪委监察部
  • 共产党新闻网
  • 新华网
  • 央视网
  • 中国政府网
  • 中国新闻网
  • 全国政协网
  • 全国社科办
  • 全国人大网
  • 中国军网
  • 中国社会科学网
  • 人民日报
  • 求是理论网
  • 人民网
  • 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5015626号-1 昆仑策研究院 版权所有 举报邮箱:kunlunce@yeah.net
    携趣HTTP代理服务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