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内搜索:
网站首页 > 国策建言 > 治理建言 > 阅读信息
刘润为:不拘一格降人才

对于年轻同志的请求,我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但是因为杂事缠身,直到今年春节,才有空闲兑现这个承诺。拖了四、五个月的时间,觉得很是对不住他的那份真诚。

钟南山:公立医院姓“公”是医疗改革的关键

医院与学校一样,都是绝大多数普通百姓所必需的最为重要的公益事业。既然是公益事业,就应该主要由国家和政府来办,决不能把其主体交由社会特别是国内外资本来办。

李光满:如何反思发生在香港的这场暴乱?

这场暴动不仅有港内不怀好意的别有用心者组织策划,而且还有美国和欧洲等境外政治势力广泛支持和参与,他们里应外合的目的是借“修例”向中国发动政治和舆论攻击。

伯明登:70岁的新中国,警惕新自由主义的毁灭性破坏!

美国极力在中国统治精英阶层中渗透安插新自由主义者,无论是美国哈佛大学培养的,还是英国剑桥大学培养的新自由主义者,都只能沦落为垄断资本集团的喉舌和代理人。

张银平:建立适应现代企业发展需要的薪酬机制

企业薪酬是以岗位为基础,以每个岗位所要求的知识、技能以及职责等因素的价值进行评估制定的,根据不同的岗位归入不同的薪酬等级和薪酬范围。

陈经:应对“伪创新”建立黑名单制度

如果有了科技创新“黑名单”制度,相信那些搞“伪创新”的人就不敢如此明目张胆。而我们的各级地方政府也应做好筛选工作,不让“伪创新”者有可乘之机。

中纪委:别再命令公务员下载app和转发、点赞朋友圈!

群众在哪里,政务服务就应该在哪里。随着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运用互联网思维引领政务服务创新发展成为大势所趋。

鹤龄:必须警惕志愿军的鲜血化作冯小刚的票房和攻击抗美援朝的炮弹

一个能把一场特大天灾导演成人祸,把20余万地震遇难者化作他的票房和攻击毛泽东时代的投枪匕首的人,会不会在《长津湖之战》中故伎重演?我们不得不警惕的事!

江宇:医改要以人民为中心,而不能以资本为中心

医疗领域有自身规律,如果在操作中违背这些规律,特别是如果把逐利性的资本引入医疗领域,就必然加剧“看病难、看病贵”,也起不到促进经济增长的作用。

对鼓吹“996”企业应加强劳动监察

从早9点工作到晚9点,每周工作6天,这一工作制遭遇到了以程序员为代表的上班族的反对和抵制,也引发了全社会的大讨论。

梅新育:对外国穆斯林在故宫祈祷应违法必究

列强国民在华曾经有治外法权,那是载入我们史册的耻辱。如果放任外国穆斯林在华践踏中国法律法规,这是比当年列强国民在华享有治外法权更大的耻辱。

侯立虹:别急着让“前度毕郎再回来”

讲政治是我党宣传的关键点。那个侮辱开国领袖的“毕郎”再回来,我们虽不能武断地说“卷土重来”,也不能肯定会不会更加隐蔽地变本加厉地继续以前的行为。

刘德中:要求出国才能评职称的单位应该整改了

还有一个规定也是应该废除的。有些高校,不仅是有的985,有的211和一般的地方高校评职称,又是要求科研成果,又是要求国家课题,还要求有出国半年到一年的经历。

杨建楠:斩断那些以“国学”为名的封建糟粕产业链

有些人不仅自己深陷其中,也将孩子带入这些组织,以“爱”的名义剥夺他们正常受教育的权利。孩子的分辨能力较弱,经过这类培训班的洗脑,很容易形成错误的价值观和人生观。

梅新育:用视觉中国换取中国知识产权制度健康发展

知识产权制度的目的不是保护知识产权本身,而是激励创新,维护社会公平,进而推动社会经济全面进步。天津网信办的紧急约谈仅仅是行政措施和司法行动的开始。

王灵桂:把防范化解重大风险工作做实做细做好

沉着冷静地应对“黑天鹅”,未雨绸缪地化解“灰犀牛”,下好先手棋,打好主动仗,既是摆在全党面前的一项政治性任务,也是一项义不容辞的历史使命。

中科院院士梅宏呼吁:大数据治理问题必须提上日程!

数据作为一种资产的地位仍未通过法律法规予以确定。如何有机结合技术与标准,建立大数据共享与开放环境仍需要进一步探索。

张志敏 | 怎样更有效的组织起来呢?

人类自从有了计算机,有了互联网以来,社会就更高效地组织起来了,社会发展的快速也是有目共睹的。信仰社会主义的力量要把这个发展模式、这个制度实践出来。

一位院士讲透了:凉山大火、响水爆炸、密云大火...面对这些灾难,中国怎么办?

3月30日17时 ,四川省凉山州木里县境内发生森林火灾。31日下午,四川森林消防总队凉山州支队指战员和地方扑火队员共689人在海拔4000余米的原始森林展开扑救。

王作安:引领宗教中国化进程行稳致远

坚持我国宗教的中国化方向,只有坚持党的领导,才能统一思想、凝聚共识,才能举旗定向、纲举目张,保证宗教中国化进程沿着正确方向不断向纵深推进。

简新华 :中国财富和收入差距扩大的原因、利弊和对策

做大“蛋糕”只是经济增长,而发展不等于增长,增长只是发展的一个重要方面,发展还包括结构的改善、社会公平的实现、生活质量的提高,也就是包括做好、分好“蛋糕”。

天灾还是“人祸”,重罚为何挡不住重大事故?形式主义画皮该撕掉

是无可避免的天灾?是毫无征兆的偶然?还是一起起的“人祸”?埋下引线的“人”有两个,一个是企业管理者,另一个是负有监管职责的职能部门。

吕景胜:减少重大工业事故的关键是预防及严格执行制度

每次国内重大工业事故发生后,一查到底、严格问责、法律惩罚是必要的,但事后无论怎样一查到底,问责惩罚,灾难已经发生不可逆转,生命瞬间失去无法挽回。

姚进:防范金融控股公司野蛮生长

金融控股公司大多子公司、业务门类多,跨市场、跨领域经营,一些子公司之间没有真正建起防火墙,风险交叉传染,而且不容易被发现。

学习毛泽东:如实公开报道灾情事故,一点也不要隐瞒!

毛泽东一向坚持新闻的真实性原则。“严禁扯谎,例如,红军缴枪一千说有一万,白军本有一万说只一千。这种离事实太远的说法,是有害的。”

 1002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尾页

昆仑专题

热点排行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建言点赞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图片新闻

    友情链接
  • 186导航
  • 红旗文稿
  • 人大经济论坛
  • 光明网
  • 宣讲家网
  • 三沙新闻网
  • 西征网
  • 四月网
  • 法律知识大全
  • 法律法规文库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检察院
  • 中央纪委监察部
  • 共产党新闻网
  • 新华网
  • 央视网
  • 中国政府网
  • 中国新闻网
  • 全国政协网
  • 全国社科办
  • 全国人大网
  • 中国军网
  • 中国社会科学网
  • 人民日报
  • 求是理论网
  • 人民网
  • 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5015626号-1 昆仑策研究院 版权所有 举报邮箱:kunlunce@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