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内搜索:
网站首页 > 时事聚焦 > 深度评析 > 阅读信息
陈先义:是谁颠覆了鲁迅先生的断言?!
点击:  作者:陈先义    来源:红色文化网 微信号  发布时间:2021-02-10 11:03:03

 

近来,关于“屎尿体诗歌”的议论,在网络极为热闹。“屎尿”这些上不得话题的话语,居然还与文艺有关,这几乎成了这个2021年春天的一大奇迹。

 

这不禁让我想起了鲁迅先生。

 

早在1936年,上海文艺界围绕建立统一文艺战线问题展开了“国防文学”和“民族革命战争的大众文学”两个口号的论争,鲁迅以笔做刀枪,曾写下著名杂文九则,因为九则杂文写于七八月间,故称为《半夏小集》。

 

《半夏小集》其中第九则写道:“作为缺点较多的人物模特儿,被写入小说,这人总以为是晦气的。殊不知他并不知这并非大晦气,因为世间还有写不进小说里去的人。倘写进去,而又逼真,这小说便被毁坏。譬如画家,他画蛇,画鳄鱼,画龟,画果子壳,画字纸篓,画垃圾堆,但没有谁画毛毛虫,画鼻涕,画大便,就是一样的道理。”鲁迅还说:“有人一知道我是写小说的,便回避我,我常想用以上的话劝阻他,但可惜我的毒还不到这程度。”

 

鲁迅先生的“画”,可谓入木三分。过多写那些问题较多的人物模特,在鲁迅就认为晦气,如果写鼻涕、大便、毛毛虫之类,不仅是晦气的,简直是绝对不可能的,简直是人类不耻的行为。所以古今5000年文明史上,还没有什么人专门写大便毛毛虫之类的作家,因为文学不论从哪个方面讲,最终目的都是劝善的,都是给人以美好的。

 

但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鲁迅先生的这句著名论断终于还是被打破了。打破鲁迅断言的不是民国年代,也不是上个世纪,而就在诸君生活的当下。他们不仅是鲁迅说的写毛毛虫、写垃圾堆的问题了,而是比这更加恶心污浊的,直接写屎、写尿,写性器官,写那些在这个世界上不管东西方都普遍认为张不开口、下不了笔的语义语境,而且用诗歌这种中国文化中认为最美的体裁去极尽描绘,他们以文艺的名义,向人类的道德底线发出了最猛烈的冲击,而且不断地用极其腐朽的极其肮脏的语言向我们的主流文化和传统价值观发动一次次疯狂的进攻。

 

今天我们所处的情况,与鲁迅当年面对的情况在某各方面有相似之处。这些人正在配合国际敌对势力对我们的进攻,不断以文化的名义诋毁我们的道德认知,挑战我们的信仰理念。鲁迅当年也曾面对这样的局面,他曾经在《答徐懋庸并关于抗日统一战线》一文中说过:“在国难当头的现在,白天里讲些冠冕堂皇的话,暗夜里进行一些离间、挑拨、分裂的勾当,不就是这些人吗?”鲁迅还说:“他们巧妙地格杀革命的民族力量,不顾革命的大众的利益……老实说,我甚至怀疑他们是否敌人所派遣。”众所周知,鲁迅的文章,文笔形象生动,犀利泼辣,在幽默调侃和嬉笑怒骂中表达了对一些人的极端鄙弃、憎恶和轻蔑。

 

今天我们所面对的一些打着文人招牌的人,比之鲁迅那个时代的那些与鲁迅论战的人,要疯狂多了,他们连起码的人格尊严都不要了。比如恬不知耻的写大便,写尿,写性,写一切作为人所不愿也不能张开口说的污言秽语。最近网络披露的关于那个什么浅浅的这类诗歌,简直不堪入目,上不得话题。包括她在内的几个“屎尿屁”诗人,已经激起全社会的众怒。

 

但是,正如有些论者所说,十分可恶的是,在我们这个以诗歌称著世界的古老文明大国,居然有那么几个人为这样极端肮脏的东西捧臭脚。某种意义上说,这些人对社会危害更大,用心更加险恶。捧臭脚的理论家们理由很多,一个重要的理论就是,他们认为这些没读过书的老百姓根本不懂,这些直接写屎写尿写性的文艺,就是自然主义写作。

 

亲爱的同志们啊,一些心怀叵测的家伙们已经非常习惯用这些老百姓听来懵懵懂懂的词汇来吓唬和忽悠群众了。在西方,左拉作为自然主义的代表,即使他把自然主义推崇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他也是羞于把大便、屎尿等作为描写题材的。他的自然主义曾经秉承着科学理性精神,对社会有一定贡献的,这也是不容质疑的。但是,这个理论也同样存在着巨大误区,最后导致文学创作上的“形而上”的人的死亡、生理学、遗传学的人统治一切的非理性结局。这是巨大损害。而我们普通人并不知道自然主义这个理论的来龙去脉,被一些所谓教授知识分子随便弄个什么理论名词,就把我们很多人吓住了。其实这些年还有什么经济学界文学界等等,不就是运用一些接轨论等等什么狗屁理论,什么西方普世价值来误导我们整个社会吗?对此我们必须清醒!

 

这些人狂野的另一个理论,就是不要动不动与政治联系一起。极少数人让文学远离政治的叫嚣,恰恰暴露了这些人的政治用心。判断这种“屎尿体”最好的标准那就是看老百姓的态度。我认为凡是看过这类文章诗歌的家长,没有哪个敢于给自己的儿子孙子当作范本推荐阅读的。尽管他是作协副主席女儿的文二代。因为我们引导孩子阅读的目的是要孩子走正道学做人的,读了这样的东西,不要说做人,很可能要走上犯罪之路,要误了孩子一辈子前程,为什么北京的家长不断相互叮嘱,那个南方的XX卫视,那个东南沿海的XX卫视少看,为什么产生这个状况,那就是这些卫视经常播一些对孩子影响特别大甚至盲目追星的节目,很多迷上了这类节目的孩子,简直像吸毒品一样害处极大。另外,你敢把《废都》那样写满省略号,几百处写性,写性器官的书给孩子看吗?老实说,即便作者他就是把天下奖都拿遍,就是被人把他吹捧到天上去了,我们相当多的人也认为这是一等一的坏书。至于这个什么的假浅浅等人,更不值一提。有人统计过的,浅浅她那个著名的作家父亲假评蛙,还写过《怀念狼》的小说,遍及全书的是屁股、屁眼、放屁、痔疮、生殖器、手淫、等等,平均不到四页,就有一次性描写。他的《废都》,把中国小说从崇高引向低俗,他是色情文化扛大旗的人。其女浅浅身上,就完全可以看见他对后代的极大影响程度。这个社会无论怎么发展,也决不会允许这样污水横流的。

 

如果仅仅从喜好来理解这股恶潮,那是大错特错的,如是说与政治无关,那更加错误。这些低级下流的准黄色作品。实际上有人喜欢,谁喜欢?时时刻刻对我们试图进行颜色革命的以美国为代表的敌对势力。不是危言耸听,请看事实。美国中央情报局为了和平演变中国,对中国实行颜色革命,曾经对下属制定十条训令,其中第三条明文写道:“一定要把他们青年人的注意力从服从政府方面引导过来,让他们热衷于体育表演,色情书刊、享乐、游戏、性犯罪的电影。”“只要他们热衷于借贷,热衷于性,热衷于我们的娱乐和行为方式,颜色革命就已经成功了一半。”屎尿体包括《废都》这样满书都是性的小说,不管你承认也好,不承认也罢,其恰恰适应了美国人对中国青年进行颜色革命的要求。

 

我们有些人,逢西方必定力挺,而西方不管你怎样,历来没有改变过对你进行颜色革命的总目标。这几年,全国都在声讨小娘炮小鲜肉对国家的危害。但是,你或许不知道,这是西方对我进行颜色革命的一个组成部分。为了在中国推广娘炮文化。他们六七十年代在日本就开始做实验。弄一些不男不女的人,打造成年轻人崇拜的明星,而后美国情报局出钱在全日本演出,这种高价明星,经过美国人的巨资包装,最后在日本成为流行文化。这样日本青年就实现了由过去的武士道的尚武精神走向“娘炮文化”的转变,弄得日本青年走向不愿服役和怕死的一代。这样美国人就悄悄改变了日本人的精神品格。你别以为这是完全对日本人的,目的在于在中国推广,当中国的不男不女的一些超男超女在中国出现后,美国《时代周刊》立即为他们发封面头像,这就是导向,于是在中国大地立即掀起追这些星的热潮,不知不觉中,已经给中国青年成长造成巨大危害,这也是眼下千百万家长忧心忡忡的问题。

 

“屎尿体”的假浅浅们,就是在这种“转基因”的文化和精神的环境下产生的恶苗和毒瘤。所以有论者主张评论这样的东西与政治脱钩,绝不可受这样的舆论忽悠,这是阴谋。必须放在国际大环境下思考这个问题,这是一场斗争,不仅仅是个人爱好或其它什么文艺观念。一个时期,有人利用绘画公开亵渎我们的毛泽东主席和英雄人物,有人利用学者教授身份大放厥词,有人公开诋毁我们党的政策,有人在经济上试图搞资本主义的垄断,向国家金融主权发出挑战,还有武汉日记,等等,这一切的一切,都与一些人利用什么“屎尿体”来诋毁我们的价值观,形成的是一股恶潮,敌对势力是有备而来,而我们却刀枪入库,马放南山,完全是束手待擒状态。这是绝对不行的!

 

不是危言耸听,这样一种极其危险的局面,是我们必须警惕的,我们可以分析考察,一个假浅浅这样的人,凭什么可以当上西北大学副教授,凭什么可以当上西北青年文学协会副主席,凭什么成为第二届青年文学奖获得者,除了一个重要身份:中国作协副主席之女外,难道批准她成为这些角色的各级部门没有一点值得反思的地方吗?如果一个草根作者要获得这些头衔,如果没有假平凹这个副主席,这有可能吗?让我们倍感担心的是,面对意识形态领域的复杂情况,面对各种势力向我们的进攻,一些主流媒体始终是缺席的,这倒是让千百万群众最为不放心的。我们不能让这样严峻的思想文化领域的斗争止于普通百姓的自发的自觉性,舆论的宽松绝不可放弃原则问题的斗争和坚持。但愿我这是杞人之忧。

 

来源:酌月楼  作者:陈先义

责任编辑:向太阳
特别申明: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欢迎各位网友光临阅览,文明上网,依法守规,IP可查。

昆仑专题

高端精神

热点排行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建言点赞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图片新闻

    友情链接
  • 186导航
  • 红旗文稿
  • 人大经济论坛
  • 光明网
  • 宣讲家网
  • 三沙新闻网
  • 西征网
  • 四月网
  • 法律知识大全
  • 法律法规文库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检察院
  • 中央纪委监察部
  • 共产党新闻网
  • 新华网
  • 央视网
  • 中国政府网
  • 中国新闻网
  • 全国政协网
  • 全国社科办
  • 全国人大网
  • 中国军网
  • 中国社会科学网
  • 人民日报
  • 求是理论网
  • 人民网
  • 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5015626号-1 昆仑策研究院 版权所有 举报邮箱:kunlunce@yeah.net
    携趣HTTP代理服务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