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内搜索:
网站首页 > 百姓话题 > 学习教育 > 阅读信息
丁堡骏:必须尽快叫停高校经济学和哲学社科的传教式西化教育
点击:  作者:丁堡骏    来源:察网智库  发布时间:2018-02-14 17:12:27

 

 1.jpg

 

  【摘 要】由于社会科学具有鲜明的阶级性和强烈的意识形态特点,我们真的不能不切实际地把吸收借鉴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和资产阶级哲学社会科学科学合理成分的任务,不负责任地交给世界观、人生观还没有完全成熟的青年大学生去完成。他们根本不具备完成这一历史重任的基础和条件。因此,我建议我们的一些高等学校必须尽快叫停这种漫无边界的对于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和西方哲学社会科学的传教式的教学。 

 

  原标题:纠正意识形态错误倾向必须从教育抓起

 

  在1989年春夏之交的动乱发生以后,邓小平同志在总结这次动乱的原因时强调:

 

  “十年来我们的最大失误是在教育方面,对青年的政治思想教育抓得不够,教育发展不够。”

 

  邓小平同志的这个总结是深刻的。但是在邓小平同志这样深刻的总结之后,中国高等教育领域的政治思想教育状况又怎样了呢?


  现在社会一切有识之士都对中国高等教育全盘西化的现实状况有意见。

 

  在哲学社会科学界,著名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刘国光同志在2005年就旗帜鲜明地站出来反对经济学教育全盘西化。刘国光同志的7•15谈话在全国经济学界产生了强烈的反响,可是刘国光同志的谈话在被中央各级领导层层签批以后就没有下文了。经济学教育全盘西化的形势继续向前发展,到现在全国绝大多数高等学校中经济学院的教学科研阵地都被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的传道士所占领。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严重问题呢?我们党中央不是一再强调要坚持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里的指导地位吗?我们的教育主管部门不是严格限制全国高等学校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和思政课的教学安排和讲授内容吗?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同志曾经针对意识形态工作特别是针对高校意识形态工作做了许多指示和批示,为什么现在执行效果还是不好呢?

 

  我个人认为,我们的教育行政主管部门和我们的高等学校对于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的问题上还有许多认识误区。对于马克思主义和科学社会主义的理论发展规律、教育教学规律的认识和掌握上还有很大的不足。对于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巩固马克思主义在高等学校教育教学中的意识形态阵地重要意义的认识上与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还有很大差距。

 

  政治经济学是研究社会生产方式及其发展规律的科学,马克思高度重视政治经济学研究,他倾注毕生精力创作《资本论》,研究资本主义社会生产方式及其发展规律,为人类指明了科学社会主义的光明前途。我们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怎么可以这样排斥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呢?

 

  习近平同志长期以来一直高度重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教育和研究工作。2012年6月19日,习近平同志就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国家副主席身份视察了中国人民大学《资本论》教学中心。在视察中习近平同志强调: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形成了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两大理论成果,追本溯源,这两大理论成果都是在马克思主义经典理论指导之下取得的。《资本论》作为最重要的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之一,经受了时间和实践的检验,始终闪耀着真理的光芒。加强《资本论》的教学与研究具有重要意义,要学以致用,切实发挥理论的现实指导作用,进一步深化、丰富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

 

  在这里习近平同志充分肯定了《资本论》的真理性,一方面习近平同志强调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是在《资本论》等马克思主义经典理论指导下取得的,另一方面习近平同志又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进一步发展的任务,寄希望于《资本论》的学以致用。可见,习近平同志是站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时代高度上,强调高等学校加强和改进《资本论》教学和研究工作的。

 

  习近平同志如此重视《资本论》的教学和研究工作,现在《资本论》在我们的高等学校的教育教学中的教学地位又是怎样的呢?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同志先后就学好用好政治经济学、发展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发表讲话。可是,我们的很多高等学校的经济学院仍然拒绝开设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和《资本论》等有关经典著作的课程,其理由仍然是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和《资本论》等不是经济学课程而是思想政治课。

 

  那么,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和《资本论》等在马克思主义学院地位又是如何呢?

 

  在全国高等学校的马克思主义学院中,只是在“马克思主义原理”中设两章有关政治经济学的教学内容,由教哲学的或者教别的课程的教师概略地介绍一下。当然,也有一部分有觉悟的高校领导,他们也懂得加强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特别是加强《资本论》教学和研究工作的意义。但是,他们或者强调目前没有这方面的教师,或者强调说学生学不懂。况且,上级教育领导部门也没有积极推动,自己也不愿意冒风险前进。最后,他们还是因为有困难,没能把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和《资本论》教学和研究工作放到应有的地位上。有的高校,甚至将《资本论》的教学工作交给了具有反马克思主义倾向的教授去讲授,由此必然是庸俗化了马克思的《资本论》。

 

  总的来看,在全国高等院校中,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和《资本论》教学和研究事业就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

 

  前面我们看到习近平同志将《资本论》学以致用,看作是丰富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必由之路。而我们的各级各类高等学校,就这样将关乎党和国家前途命运的大事给轻松地束之高阁了。

 

  前面我们讲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是千百万中华儿女共同的事业,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寄希望于青年。

 

  “青年兴则国家兴,青年强则国家强。青年一代有理想、有本领、有担当,国家就有前途,民族就有希望。”


  青年一代若没有马克思主义,没有科学社会主义的理论武装,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还能有希望吗?那么究竟怎样的教育教学才能使青年一代具有马克思主义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思想武装呢?

 

  目前我们高等学校哲学社会科学课程除了一部分马克思主义理论和思想政治课以外绝大多数都是采用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原版教材或翻译教材。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说、哲学学说、历史学说、社会学学说等毕竟都是资产阶级的意识形态,我们怎么能够不加批判地照抄照搬呢?

 

  有关部门给出的理由就是这些资产阶级的东西可供我们借鉴。所谓借鉴就是批判的吸收。问题是对于一般的大学生来讲他们哪里有批判能力呢?青年大学生尚没有形成一定的政治鉴别力,不具备进行思想斗争的能力。因此我认为不要将吸收借鉴资产阶级社会科学有益成分这样严肃的工作庸俗化,不要将这项重要工作放任交给马克思主义世界观和方法论还在培育阶段的青年学生。

 

  另外,说到吸收借鉴西方资产阶级社会科学的有益成分,中国教育界也有误解。这就是把吸收借鉴资产阶级哲学社会科学的有益成分庸俗化理解为“捡破烂”。有的人自己不学无术,号称是包容并蓄。这种人对于马克思主义对于西方资产阶级的哲学社会科学都一知半解。但是他却可以采取实用主义,到什么场合讲什么话。一会儿讲马克思,一会儿讲凯恩斯,一会儿讲卢卡斯。在他那里没有任何障碍,没有任何禁忌。不过这种人讲的马克思是变了味儿的马克思,这种人所讲的凯恩斯也不是从一定理论意义上的凯恩斯,而是被他随意曲解的凯恩斯。

 

  那么,马克思主义究竟应该如何对待资产阶级的哲学社会科学,应该如何吸收借鉴他的科学成分呢?

 

  我们可以举马克思对资产阶级经济学劳动价值论的批判继承的例子来说明这个问题。资产阶级经济学中的劳动价值论从威廉•配第、大卫•休莫等开始,经过亚当•斯密和大卫•李嘉图的发展达到了最高峰,此后就开始衰落。经过十九世纪二十至三十年代的大论战,资产阶级古典经济学的劳动价值论已经衰落到频临破产的地步了。马克思经过长期的认真的研究和思考,断定古典经济学的劳动价值论有科学合理的成分,同时他又被资产阶级庸俗经济学的观念所包围着,正在走向衰落破产。为了取其精华弃其糟粕,马克思以他卓有成效的研究工作先后创新了劳动二重性学说、劳动力商品学说、资本构成学说、平均利润和生产价格学说等,在此基础上才将资产阶级古典经济学劳动价值论的科学合理成分吸收借鉴过来。发展成为科学的劳动价值论,为马克思分析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奠定了理论基础。

 

  所以,在科学上吸收借鉴一个理论的科学合理成分,必须要与高水平和高强度的研究工作联系在一起的。特别是由于社会科学具有鲜明的阶级性和强烈的意识形态特点,我们真的不能不切实际地把吸收借鉴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和资产阶级哲学社会科学科学合理成分的任务,不负责任地交给世界观、人生观还没有完全成熟的青年大学生去完成。他们根本不具备完成这一历史重任的基础和条件。

 

  因此,我建议我们的一些高等学校必须尽快叫停这种漫无边界的对于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和西方哲学社会科学的传教式的教学。

 

  在党的十八大以后,习近平同志在他的系列重要讲话中,对于建设一流的社会主义大学和高等学校意识形态问题做出明确指示。可是,在我们的教育领域尤其是高等学校中,我们看到形式上的表态较多,具体落实的却很少。

 

  比如,习近平同志强调北京大学要扎根中国大地办大学,要办成中国第一个北大,不要办成剑桥哈佛第二。可是在我们的这一轮双一流学科评选之中,我们的评价标准还是没有考虑到中国哲学社会科学的社会主义特殊性和中国社会主义国家的国情,结果西化严重的经济学院自然是一流学科了!

 

  那么,我们的总书记强调,扎根中国大地办大学,构建中国特色的哲学社会科学体系,就都被忽略了。因为我们的哲学社会科学评价标准,还是不加批判地以西方的所谓SCI期刊为最高标准。由此我才理解习近平总书记为什么提出四个意识中的“看齐意识”。我认为,只要我们真正领会了习近平同志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只要我们具有强烈的看齐意识,只要我们言行一致表里如一,那么,纠正高等学校经济学教育和整个意识形态全盘西化问题,是完全能够做到的。

 

  现在还有一种更可怕的现象,这就是以贯彻中央文件搪塞!中央文件不是强调要加强马克思主义理论课教育教育教学工作吗?我就把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拿到课堂上去。我们加强的就是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教育教学,至于传统的马克思恩格斯理论、列宁斯大林的理论以及毛泽东的理论等都相应地往下压缩了。实际上,我们在过去的若干年中,分别是以加强对邓小平理论、科学发展观、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教学而压缩了和弱化了马、恩、列、斯、毛理论的教育教学的。这里涉及的问题是,我们究竟应该如何对待马列主义和马列主义中国化的最新成果之间的关系。其实,这是一个老问题。对于这个问题,毛泽东同志曾经有过比较精辟的论述。毛泽东同志指出:

 

  “为什么不应当将中国共产党人和马、恩、列、斯并列呢?我们要普遍宣传马克思主义,同时不反对也不应当反对宣传中国的东西。但我们比较缺乏的是马、恩、列、斯的理论,我们党的理论水平低,虽然也翻译了很多书,可是实际上没有对马、恩、列、斯著作做很好的宣传。所以现在应当在全中国全世界很好地宣传马、恩、列、斯关于唯物主义、关于党和国家的学说,宣传他们的政治经济学等等,而不要把毛与马、恩、列、斯并列起来。我们说,我们这一套是一个国家的经验,这样说法就很好,就比较好些。如果并列起来一提,就似乎我们自己有了一切,似乎主人就是我,而请马、恩、列、斯来做陪客。我们请他们来不是做陪客的,而是做先生的,我们做学生。”[1]

 

  毛泽东同志在这里说得很形象也很深刻。马克思主义之所以要中国化,能够中国化,归根结底在于马克思主义是颠簸不破的普遍真理。由此毛泽东同志才坚持说马恩列是先生,我们是学生。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第一需要的还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同志只有真正掌握了马克思主义,才能在中国的实践中将其中国化。也就是说,毛泽东同志作为中国最杰出的马克思主义者,他坚持首先必须要学懂弄通马克思主义,在此基础上才能实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真学真懂真信马克思主义,才能实现真做马克思主义。

 

  习近平同志对于马克思主义及其中国化问题,一直坚持的也是毛泽东同志的这一原则立场。因此,我们没有任何理由以加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削弱或排挤马列主义理论的教学和研究工作。我们要警惕以加强学习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标榜,实质上削弱甚至排挤马列主义理论的教学和研究。

 

  在当代中国,在高等院校和科研院所,我们在加强学习和研究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最新理论成果的同时,千万不能犯形而上学的错误,不能将学习、宣传和贯彻执行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最新理论成果,与坚持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对立起来;不能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解释成可以脱离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而独自成活为另外一个体系。

 

  须知,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赖以发育的母亲河,一旦脱离了这一理论母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因此,我们必须将学习、宣传和贯彻执行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最新理论成果与学习、宣传和研究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和经典著作统一起来。在学习、宣传和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时,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基本世界观、基本方论和基本理论原理。只有坚持以马克思主义基本世界观、基本方法论和基本理论原理为指导,才能使我们学习、宣传和贯彻执行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不偏离正确的轨道。


  同时,我们还须警惕一些单位和学者试图垄断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解释权,并且旗帜鲜明地反对任何将马克思主义精英化和学阀化的行径,坚持以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武装我们的干部,武装我们的群众。唯有如此,我们才能在马克思主义理论和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的指导下,深化对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认识,才能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中进一步向前发展。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们有必要认真总结新中国建立以来特别是要总结我们改革开放以来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的成绩,特别是要找出我们工作中的错误与不足,勇敢地面对我们的错误与不足,并以巨大的勇气纠正我们的错误与不足。

 

  目前我们高等学校中,马克思主义理论课教育的零五方案,是一个有严重缺陷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和思想政治教育的方案。实践证明把马克思主义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压缩为一门“马克思主义原理”,严重地弱化了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同时将大量的课程和课时安排在非常具体的政策宣传上去,必然会造成学生头重脚轻的恶果。

 

  这些年来,我们的教育部先后抓了邓小平理论进课堂、进头脑;抓了三个代表重要思想进课堂、进头脑;抓了科学发展观进课堂、进头脑;然而,实际效果怎样呢?如前所述,由于我们这种教学安排事实上将党的创新理论和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对立起来了,所以实际效果并不如人愿。


  所以我呼吁,我们必须要改变目前所执行的高校马克思主义理论教学的零五方案。我们要按照马克思主义哲学、政治经济学、科学社会主义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逻辑来重新设计高校马克思主义理论课的课程体系和教育体系并在高等学校的教育教学中贯彻执行,以期达到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建设者和接班人的教育教学目的。

 

         注释:

 

           [1] 《毛泽东文集》第五卷,第260页。

 

  本文节选自《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在意识形态领域 必须高扬马克思主义和科学社会主义旗帜》

 

  (作者系吉林财经大学副校长、经济学二级教授;来源:察网智库

 


  【昆仑策研究院】作为综合性战略研究和咨询服务机构,遵循国家宪法和法律,秉持对国家、对社会、对客户负责,讲真话、讲实话的信条,追崇研究价值的客观性、公正性,旨在聚贤才、集民智、析实情、献明策,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奋斗。欢迎您积极参与和投稿。

  电子邮箱:gy121302@163.com

  更多文章请看《昆仑策网》,网址:

    http://www.kunlunce.cn

    http://www.kunlunce.com

责任编辑:红星
特别申明: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欢迎各位网友光临阅览,文明上网,依法守规,IP可查。

昆仑专题

热点排行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建言点赞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图片新闻

    友情链接
  • 北京市赵晓鲁律师事务所
  • 186导航
  • 红旗文稿
  • 人大经济论坛
  • 光明网
  • 宣讲家网
  • 三沙新闻网
  • 西征网
  • 四月网
  • 法律知识大全
  • 法律法规文库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检察院
  • 中央纪委监察部
  • 共产党新闻网
  • 新华网
  • 央视网
  • 中国政府网
  • 中国新闻网
  • 全国政协网
  • 全国社科办
  • 全国人大网
  • 中国军网
  • 中国社会科学网
  • 人民日报
  • 求是理论网
  • 人民网
  • 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5015626号-1 昆仑策咨询服务(北京)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举报邮箱:kunlunce@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