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内搜索:
网站首页 > 时事聚焦 > 深度评析 > 阅读信息
钱昌明:对照《党章》看王长江的讲课究竟“反党”了没有?
点击:  作者:钱昌明    来源:昆仑策网,根据作者来稿编发  发布时间:2016-08-13 08:38:38

 


  自从中央党校教授王长江7月29讲课录音内容曝光以后,很快在网上引起巨大的反响。多数人士认为,王的讲课内容是“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是属于党员“反党”事件,感到不可思议;也有人认为,这是党校内部“学术探讨”问题,把它说成“反党”事件,是“左派网站”故意制造的政治事件(参见牧野征夫:《从制造反党事件看左派网站的黑帮化》),完全是别有用心!

 

  这究竟是党校内部“学术研讨”,还是“左派网站”恶意“制造”的政治事件?这倒是一个应该分清、辨明的大是大非问题,绝不可含糊混淆。

 

  党校讲课,是有严格规矩的。党校的讲坛是严肃的政治讲坛,它是不允许教员随心所欲口无遮栏地乱说一气的。2015年12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党校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明确指出:

  “总之,在党校讲台、公开场合对重大政治和理论问题发表观点和看法,应该自觉维护党的威信、维护党中央权威,自觉维护党校形象。我们说学术探索无禁区、党校讲课有纪律。但‘无禁区’也不是绝对的,反对四项基本原则的言行,违反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的错误观点,无论公开还是私下里,在党校都是不允许的。这是党的政治纪律,党校必须模范遵守”。

 

  事实摆在那里,王的讲课根本不是内部“学术研讨”;即使是党校内部“学术研讨”,根据习总讲话要求:维护“四项基本原则”是我党的“政治底线”,不容触碰。凡属“反对四项基本原则的言行”,无论公开还是私下,都属“不允许”之列!

“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统称“四项基本原则”。它是我国现行《宪法》、我党现行《党章》都明确规定的政治底线。公民的言行反对它,叫违法;党员的言行反对它,叫反党。这样讲,绝不是什么戴政治帽子,而是就事论事。

 

  衡量一个党员是不是“反党”?唯一的准绳就是《党章》。还是用《党章》来检验王长江这次的讲课内容吧。

 

  反对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


  现行《党章·总纲》明确规定:“中国共产党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作为自己的行动指南”。改革开放以后,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又属于党的“四项基本原则”,用习总的话说,这些都是“党的理论”,自然反不得。

可是,王长江在讲演中公然攻击马克思主义“中看不中用”,认为它不适合中国国情:

  “实际上,十月革命之前,马克思主义已经传到中国啦!哎,当时中国被迫开放,各种先进思想蜂拥而入,马克思主义就是其中之一,哎,但是它只是之一,它不比别的思想更明显,不比别的思想地位更高,不比别的思想更显眼,它只是一个流派,为什么,因为,如果用我今天的评价,那就一句话,因为它中看不中用。┄┄哎,你不信听我分析一下嘛,你看马克思主义说了半天说什么,这个大家很清楚,它说的是一个道理,就是,资本主义有一对基本矛盾,这对基本矛盾必然导致资本主义的灭亡和共产主义的胜利!你看,讲了半天,讲的这个问题吧,那好,什么矛盾?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矛盾。┄┄说老实话,中国有什么资本主义呀,对不对,你也就是几个大城市,稍微能闻到一点资本主义的味儿,你还爆炸,你离爆炸还远着呢,对吧,大家一看,哎呦真是好东西,一看中国,哎呦不管用,中看不中用”。

 

  王又嘲讽马克思主义是“书斋哲学”,脱离实际,认为不可能被中国“农民党员”所接受,成为他们的信仰:

  “资本主义必然灭亡,共产主义必然胜利。好了,为什么这对矛盾导致他的必然灭亡呢?你看,你得论证吧,喔唷马克思是个哲学家,那是个思辨学家,对吧,他是个学者,于是他开始一个概念一个概念地抠,抠完了概念然后弄成范畴,范畴之上搭建框架,框架之上再弄个体系,哎呦整个体系出来之后,就跟数学做出来的一步一步往前推呀,就推出来那么一套东西,巨大无比的庞大的严密的理论体系。就这套体系呀,咱们在座的诸位,包括我,你研究一辈子你也未见得研究清楚。啊,连我们都研究不清楚,你说它拿来武装全党?让大字不识的农民党员也接受这套东西,也成为自己的信仰?”

 

  王教授的谬论不值一驳。谁都知道,马克思主义是无产阶级革命理论,是被压迫阶级翻身求解放的锐利思想武器,是放之四海皆准的一种普遍真理。当然各国革命者在实践这一理论时必须结合本国的实际情况。如果马克思主义“中看不中用”,如果它不适合中国国情,那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中国怎么一下就“爆炸”了呢?中国革命经过28年斗争,怎么就胜利了呢?

 

  王攻击列宁主义,说它不是“正宗的”马克思主义:

  “我们老说我们党的指导思想是马克思列宁主义,你那是正儿八经的、原汁原味的马克思主义吗?不是,哪是原汁原味的马克思主义呀,你那是苏联的马克思主义,是俄国的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跟你俄国什么关系啊?一点关系没有,纯粹西方的东西”。

  “十月革命一声炮响,那可就不一样了。对吧,那边咣当一声炮响,这边的革命者眼睛齐刷刷地扫过去,哟,闹半天,这么落后的地方都能搞社会主义呀,那我们比你们没落后多少啊,凭什么你们能搞我们不能搞啊,你看看,这就一下子把大家的积极性调动起来了,摩拳擦掌,卷胳膊撸袖子就要干,这叫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

 

  王否认中国革命的正义性与必然性,污蔑我党进行革命,“就是破坏就是捣乱”:

  中国共产党,“我们刚建的时候绝对不是帮助老百姓怎么掌权,不是这样,它就是为了把老百姓弄到自己身边,跟当时掌权的斗,说老实话,你干的事就是破坏就是捣乱。干这个事的肯定不是执政党,所以是革命党”!(很明显,王长江是站在反革命的立场上讲话的!)

 

  一个中共中央党校“党建部主任”,公然用嘲讽、调侃的语言,攻击、污蔑马克思列宁主义,歪曲毛泽东关于“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主义”——否定十月革命对中国革命的中介作用,这像是党校教授在宣传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吗?

 

  更为恶劣的是,这位王长江造谣,攻击、污蔑中国人民领袖毛泽东:

  “你搞了将近三十年,什么手段都使出来了,运动一个接着运动,结果老百姓的温饱都没解决,咋回事?”(请问王教授:如果前30年“百姓的温饱都没解决”,那么,中国的人口怎么会从1949年建国时的5亿,增长到1976年时的9亿的呀?人均寿命又怎会从1949年的35岁,增长到1976年的65岁的呀?难道这都是由“没有解决温饱”所能造成的吗?从1840年到1949年的109年时间,为什么中国人口始终徘徊在4亿多之数呢?这难道是解决了“百姓温饱问题”、“民国范儿”的成就吗?)

 

  王还攻击毛泽东思想的阶级斗争学说,影射他搞“独裁”,是“暴君”:

  “你别去分析它那对矛盾它怎么摩擦,最后怎么磨出火花,怎么最后变成一场大火,把资本主义烧个干干净净,哎呦那个过程太复杂,我跟你说,你别想这些,你就记住一条,资本主义保护私有财产,私有制是万恶之源,哎,你记住这点足够。┄┄哎,当这种矛盾变成一个群体变成另外一个群体的矛盾的时候,它就变成了阶级斗争。好了,有阶级斗争这个平台,后面的话还用我说吗?我们在座的诸位呀,从中学的时候就学这套东西,哈,滚瓜烂熟,哈,倒背如流,后面就不用说了,┄┄我们果然营造了这么一套意识形态。这套意识形态在文化大革命当中,当然是走到了极端,对吧,你看那时候是什么氛围呀,对不对。”

  “文化大革命的后期,毛泽东的个人威望如日中天,所有的对手全打下去了,包括林彪。谁也没敢,没人敢跟他较量啊,对吧,叱咤风云。够可以了吧?但是到这时候,毛泽东老人家说出话来,反倒不是那么自信了。你看怎么说?斯大林去世之后,苏共给他三七开,三分错误,七分成绩。成绩是主要的,错误是次要的。那我死后,能不能得三七开啊?我看我得不了三七开,我呀,我能得个四六开就算不错了。弄不好四六开都没有,五五开。哎?谁也没敢跟他叫板哪?谁也没敢直接跟他提出批评啊?说出话来,怎么那么没自信哪?┄┄”

 

  好了,够了!如果王教授上述言论,都不是在攻击、反对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那这个世界上,恐怕根本就不存在反对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问题了。

 

  质疑党中央的“领导水平”和“反腐”斗争

 

  党员必须履行《党章》规定的应有义务。现行《党章》第一章第三条的第二款规定:党员必须“贯彻执行党的基本路线和各项方针、政策”,这是党员必须履行的“义务”。

 

  人所共知,十八届中央建立以来,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新一届党中央,狠抓“反腐”斗争,得到了全党、全国人民的衷心拥护。显然,“反腐”无疑是当今党中央的“基本路线和各项方针、政策”的体现。

 

  可是,就是这个王长江,“妄议”党中央的这一大政方针,质疑“反腐”斗争。我们不妨看一看他是怎样评价十八大以来的形势与当前的“反腐”斗争的?王打着谈“党建”之名,大谈当前社会上所谓的“塔西陀陷阱”(指党在群众中失去“公信力”问题),他大肆“发挥”,先是质疑党中央的“领导水平”与“执政能力”:

  “我们老讲我们提高党的领导水平,老讲增强党的执政能力,我们十八大提出的还是全面提高党的建设科学化水平。那好,你讲了那么长时间,它到底提高了没有,走了那么长时间,它到底是不是在朝着科学化方向在前进?是不是?是不是不是由我们说了算的,我们在这儿论证半天,没用,最重要的是,老百姓认不认,老百姓认不认,你干了很多活,你自己可能觉得没干多少,不就那么几件事吗,一二三四五,数到头了,也就这么几件事,干完之后,老百姓说,嘿哟,好,高!那就说明我们领导水平高啊?说明我们执政能力强啊?对吧,你做得比这事情还多,大事小事全揽在身上,结果累得自己五加二,白加黑,还夜总会,还夜里总开会,对吧,把我们很多党员干部累得要死,压力无比巨大,叫做压力山大,但是,有的甚至不堪重负,自杀,你看这几年,自杀的干部多少,越来越多,越来越多,但是坐下来之后,让老百姓评价,不怎么地,不怎么地说明你领导水平不高啊,执政能力不强啊,你看看,这不明显吗。老百姓信不信,哎,老百姓信不信,这就是一个公信力的问题。那我们今天,公信力到底如何,说老实话,真不敢太乐观。如果用句学术性的语言来概括,那就可以这样说,我们正行走在塔西陀陷阱的边缘”。

 

  王还攻击是“反腐”导致党的“公信力”下降了!

  “就这反腐,那也是反腐,也是带着问号,对吧,你看我们这些年来反腐的力度多大啊,好家伙,一下子弄出那么多贪官,总量比过去若干年总和都多,按道理说,老百姓应该很满意,拍手称快吧,但是,你看,说出话来,那是带着怀疑味儿的。哎呦,你打了这么多贪官,那不就打了一群苍蝇吗,对吧,你也不敢打老虎啊,你看看,他嫌我们不打老虎。那行,我们就针对你的想法,我们不但打苍蝇,我们还打老虎。结果这些年,副部级以上的高官,到现在,咣唧咣唧,打了将近二百个,那还不够?够可以了吧,但是老百姓怎么说,哎呦,你打了半天,那不就草根老虎,小老虎吗?你也不敢打老虎啊。你看,他又嫌不打大老虎。对吧,那行,那我们就针对你的想法,不但打小老虎,也打大老虎。你看,大老虎,打出多少?哎,前政治局常委还不算大老虎吗?对吧,政治局委员还不算大老虎吗?两个军委副主席,那还不算大老虎?说老实话,想想都慎得慌。对吧,总书记现在出面了,现在是以军委主席的身份出面,所以呢,一边站一个副主席,结果全是坏蛋,这个太吓人了,对吧。连这个都打出来了,这还不够吗?但是到老百姓嘴里怎么说?哎呦,大老虎后面还有老老虎呢?哎你有完没完哪。不是有完没完,就是一个公信力的问题。你看看,这个公信力的问题,就特别突出地摆在了我们面前。那公信力是什么,公信力就是一个党的建设问题。”

 

  依照王长江的逻辑,“腐败”不是党内客观存在,而是党中央“反腐”“打”出来的。这难道不是在质疑党中央的“反腐”斗争吗?

 

  说什么“压力大”,说什么“这几年,自杀的干部多少,越来越多,越来越多”,请问王长江:你这是在为谁叫喊呀?你又是在为谁“鸣冤叫屈”?说“老百姓评价,不怎么地,不怎么地说明你领导水平不高啊,执政能力不强啊”。请问,你这个“老百姓”是谁呀?难道普通的“老百姓”会质疑中央的“反腐”斗争吗?显然,王长江这里说的所谓“这几年来”的“压力”也好,“干部自杀”也好,“老百姓”的质疑也好,实质上都是王长江们自己的感受吧!

 

  污蔑学雷锋运动,大肆宣鼓吹“私”字观

 

  《党章》党员“义务”第三款白纸黑字写道:“坚持党和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个人利益服从党和人民的利益,吃苦在前,享受在后,克己奉公,多做贡献”。

 

  什么叫“党和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个人利益服从党和人民的利益”?什么叫“吃苦在前”、“克己奉公”?这就是共产党人的“公”字观。

 

  王长江,一个党的高层干部,号称讲授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中共中央党校神圣殿堂——党校的红色“教授”,他不仅不愿尽一名普通党员所都应尽的义务,而且还要反其道而行之,居然公然嘲讽“学雷锋”这一群众运动。他恬不知耻地在讲演中“现身说法”,说自己写日记就是为了给人看的,就是为了当“英雄”。妄图以此“证明”雷锋的事迹也是虚妄的。王在讲演中讲道:

  “我们当时为什么要写日记啊?你问今天的小青年,可能你们就会说,那不就是为了记录自己的成长历程吗?打住,千万别这么说,至少在当时绝对不敢这么评价的,还为了记录自己的成长历程,说老实话,就你这句话,别管我那日记写得多进步,那我就够个个人主义┄┄说得最直白一点,那就是因为雷锋‘叔叔’写了日记嘛,对吧。雷锋叔叔,他是和平时期的英雄人物,对吧,我们得老老实实承认,和平时期的英雄人物,你形象再高大,也高大不过战争时期,没办法,和平时期,你没有惊天动地的事业,你又不能像黄继光一样去堵枪眼,那多壮烈,对不对,你也不能像董存瑞一样举着炸药包,为了新中国~前进!好家伙,那形象,闪闪发光,对吧,你做的全都是特别不起眼的事情,对吧,全都是平凡的工作,所以确实是这么回事,对吧,雷锋也一样,但是雷锋他写了日记啊,对吧,哎,等到他牺牲之后,把日记一公布出来,哎呦,可了不得了,大家一看,啊,闹半天这么平凡的工作岗位,能做出这么不平凡的业绩啊!这人太伟大了,这人太高尚了,这人太纯洁,这人太无私了,哎呦全国人民都感动,对吧,毛泽东那儿也跟着一感动,然后大笔一挥,向雷锋同志学习,你看看,咱不就学上了吗”。

  “学雷锋好不好?当然好啦,你让大家做好人还不好?对吧,但是,再好的事情,你把他当作一个运动来搞,那说老实话,它总要变形,总要形式主义化,总要表面化,没办法,对吧,哎,你想想,那当时我作为一个小青年,什么事儿都不懂,你让我学雷锋,天天得学,怎么学啊?我想来想去就两件事,第一,我天天上街转悠去,为什么要转悠啊,哎,我在街上转悠啊,我看见万一有人摔倒,我把他扶起来,这不就学雷锋吗,对吧,所以老盼着人摔倒,这一点倒是比咱们现在好,现在你摔倒了都不敢扶,当时还盼着你摔倒,你摔倒我就去扶你,这不就学雷锋吗,对吧。有的时候转悠一天,也没人摔倒,那怎么办,没关系啊,我捡起一分钱,交给警察叔叔,你看看,这是学雷锋,大大小小全算。好,这就是一件事。第二件事呢,我写日记。为什么要写日记,那当然写了,对吧,平常可能看着没多大用,但是放在那儿,万一有一天哪,咱不幸牺牲了,哎被发现了,哎呦,咱不就成了英雄了吗,对吧,你瞧瞧,就这心态,在那写日记,你那个日记能不先进吗?那到处都是大口号,到处都是斗私批修,真的不骗你”。

 

  接下来,这位王大教授就大肆鼓吹资产阶级的“私”字观,大批“公”字观,嘲讽“斗私批修”,说人性就是“自私”的。

  “对吧,大家总还在思考一个问题,说哎,你不允许人追求自己的利益,你总不能连人的需求也一块儿否定了吧,那人总是有需求的呀。你哪怕作为一个动物活着,它不也得吃喝拉撒睡,一样不能少吗?┄┄比如说我在这儿给大家讲课,讲着讲着,口渴了,口渴了怎么办,口渴了我就会把手伸向水杯子,喝一口水,润润嗓子,接着讲,很自然吧,你们中间还有人对我有意见?你们觉得王教授不应该喝这口水?不会吧?都理解,对吧,渴了嘛你就喝口水,润润嗓子不就接着讲就完了嘛,对吧,很自然,对吧,┄┄但是转念一想,不行啊,不能喝啊,喝水它影响讲课啊,那讲课是为公,喝水是为私,那私得服从公啊,那所以你不能喝啊,你得忍着呀,对吧,但是忍长时间,人忍不住,忍不住就要伸手,伸手,伸手必被抓。什么乱七八糟的,对吧,那就自己瞎编,哪有这事,对吧,你渴了喝一口水,润润嗓子接着讲,大家觉得很自然,对吧,所以你还得承认,人是有需求的。哎,你看啊,我们的理论就建在这个之上,我承认你有个人需求,但是我就不允许你追求个人利益”。

 

  把具有特定政治含义的“斗私批修”,故意曲解是要消灭个人的“生存需求”,这就是王教授的高水平!按理,作为一个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工作者,是应该懂得马克思主义的人性观的。在马克思主义的字典里,人性就是一种社会性;在阶级社会里,人性就是阶级性。王长江难道连这点道理也不懂吗?你这样故意把人性降低为兽性的“说教”,难道一点不感到脸红吗?

 

  王长江最后把人性“自私”论,落实到反对共产主义公有制,鼓吹资本主义的私有制倒也确实是顺理成章了!(恕对王的这段冗长的“说教”不再引述)

 

  鼓吹共产党“转型”,用西方“民主政治”改造中国

 

  《党章》党员“义务”第五款规定:

  “维护党的团结和统一,对党忠诚老实,言行一致,坚决反对一切派别组织和小集团活动,反对阳奉阴违的两面派行为和一切阴谋诡计”。

 

  《党章》的第二章“党的组织制度”第十条中也明确:

  “党是根据自己的纲领和章程,按照民主集中制组织起来的统一整体。党的民主集中制的基本原则是:党员个人服从党的组织,少数服从多数,下级组织服从上级组织,全党各个组织和全体党员服从党的全国代表大会和中央委员会。”

 

  综观王长江7月29日的讲课内容,统领其整个讲演的有三句话:

  “党和政府的公信力正在接受严峻考验”;

  “市场经济的新定位要求党的理念、理论和执政方式的转变”;

  “国家治理现代化,要求党的建设科学化”。

 

  王教授就是要告诉全国党校教员:

  当今的共产党已处于“塔西陀陷阱的边缘”,正在陷入“公信力”危机;只有适应“市场经济的新定位要求”,“转变”“党的理念、理论和执政方式”,自觉地完成由无产阶级革命党向资产阶级民主党的“转型”,才能实现他的“国家治理现代化”,“党的建设科学化”。

 

  说穿了,王长江所以要反对的是党的指导思想,所以要背弃的是党的奋斗纲领,所以要攻击这、攻击那,归根到底,就是为了鼓吹共产党应该由“革命党”,“转型”为“执政党”。主张用西方的“民主政治”来改造中国。

 

  王长江认为,“政党是在西方产生,政党是民主政治的产物”。什么是“民主政治”呢?就是:

  “天赋人权,人生而有权,主权在民。哎既然人生而有权,主权在民,人有不可剥夺的权力,那那个公权力是怎么产生的呢,就是因为人嘛,他要组成社会,社会就需要管理,管理就需要权力,那怎么办呢,于是,人们就把自己的权力交出一部分,哎,交出来的那个集合的权力就形成一个公权力,你看,这么一种解释,你还别说,这么一种解释,它在民众和公权力之间就产生了一种不同的关系。一方面,公共权力来自于民,另外一方面,公共权力又施之于民。施之于民而又来自于民,你看这两者什么关系?它是一种互动的关系。.......”

  最后,王教授干脆宣布:“如果比较的角度说,这得实事求是的承认,西方在这方面确实比我们好”。

 

  好了,话说到这里,笔者不再引用了。一句话,王教授所宣扬的,无非是全盘照抄西方政治学的教材就是了。

 

  马克思主义认为,政党是近代阶级斗争的产物。它集中代表某一阶级、阶层或集团并为维护其利益而斗争的政治组织。政党是阶级斗争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又是阶级斗争的工具。列宁说:“在以阶级划分为基础的社会中,敌对阶级之间的斗争(发展到一定的阶段)势必变成政治斗争。各阶级政治斗争最严整、最完全和最明显的表现就是各政党的斗争。”(列宁:《社会主义政党和非党的革命性》)

 

  对照马克思列宁主义有关政党的论述,人们还能从这位党校教授身上,嗅到那么一丁点儿的马克思主义气味吗?这难道不正是习近平同志在党校讲话中,所批判的“党校讲课时传播西方资本主义价值观念”的现实写照吗?

 

  如果运用《党章》来对照王长江这位党校教授7月29日的讲课内容,几乎任何一位识字分子,都可从中得出应有的结论,并回答出本文的命题:王长江究竟“反党”了没有?

 

  但愿共产党内不会出现任意践踏神圣《党章》的特殊党员!

 

  (来源:昆仑策网,根据作者来稿编发)


  【昆仑策研究院】作为综合性战略研究和咨询服务机构,遵循国家宪法和法律,秉持对国家、对社会、对客户负责,讲真话、讲实话的信条,追崇研究价值的客观性、公正性,旨在聚贤才、集民智、析实情、献明策,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奋斗。欢迎您积极参与和投稿。

  电子邮箱:gy121302@163.com

  昆仑策网:http://www.kunlunce.cn

       http://www.kunlunce.com

责任编辑:高天
特别申明: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欢迎各位网友光临阅览,文明上网,依法守规,IP可查。

昆仑专题

热点排行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建言点赞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图片新闻

    友情链接
  • 北京市赵晓鲁律师事务所
  • 186导航
  • 红旗文稿
  • 人大经济论坛
  • 光明网
  • 宣讲家网
  • 三沙新闻网
  • 西征网
  • 四月网
  • 法律知识大全
  • 法律法规文库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检察院
  • 中央纪委监察部
  • 共产党新闻网
  • 新华网
  • 央视网
  • 中国政府网
  • 中国新闻网
  • 全国政协网
  • 全国社科办
  • 全国人大网
  • 中国军网
  • 中国社会科学网
  • 人民日报
  • 求是理论网
  • 人民网
  • 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5015626号-1 昆仑策咨询服务(北京)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举报邮箱:kunlunce@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