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内搜索:
网站首页 > 环球聚焦 > 深度评析 > 阅读信息
朱成山 陶余来:用守正与创新的合奏形成新时代和声
点击:  作者:朱成山 陶余来    来源:昆仑策网  发布时间:2024-07-08 11:13:49

 

 

明嘉靖三十四年,一支72人的日本海盗敢死队,在杭州湾登陆之后,从浙江的严州、衢州,穿江西的饶州,过安徽的徽州、宁国、太平,一路杀到南京。明朝何良俊在《四友斋丛说》中分析此战失利的原因之一正是层层请示,等请示都到了,敌人早准备好了,即便韩信、李靖复生,恐怕也难以取胜。何良俊的分析,于今观之仍不失其现实意义。

 

西汉陈汤灭了郅支单于,并喊出“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的历史最强音,却惹得朝中那群酒囊饭袋羡慕嫉妒恨,逮着他假传圣旨说个不停。好在官居宗正的刘向为陈汤争辩,说皇上虽无明旨,但陈汤也是顺着陛下和万民的心愿行事,何错之有?

 

说陈汤“顺着陛下和万民的心愿行事”,刘向算是把守正与创新的关系辩论透彻了。陈汤不是一味两眼向上“等靠要”,僵化教条地遵守皇命的形式之正,而是坚守了皇命的灵魂之正。这种创新式守正才是真正骨子里的守正。

 

《国语·郑语·史伯为桓公论兴衰》载:周幽王八年,史伯给郑桓公讲:民之所欲,天必从之。批评幽王去和而取同,主张和而不同。“以它平它,谓之和”,简单来说,就是相同的、不同的事物,互相汇合、化合,产生新的事物,这个过程就是“和”。而“以同裨同”,这样的“同”,只是相同事物的堆积。“声一无听,物一无文,味一无果,物一不讲。”意思是:只是一种声音就没有听头,只是一种颜色就没有文采,只是一种味道就不成其为美味,只是一种事物就无法进行衡量比较。

 

《左传·昭公二十年》记载:齐景公打猎回来,晏子在遄台侍候,梁丘据也驱车来到。齐景公说:“惟有据与我和谐啊!”晏子回答说:“据也只不过相同而已,哪里说得上和谐?”齐景公说:“和谐跟相同不一样吗?”晏子回答说:“不一样。和谐好像做羹汤,用水、火、醋、酱、盐、梅来烹调鱼和肉,用柴禾烧煮,厨工加以调和,使味道适中,味道太淡就增加调料,味道太浓就加水冲淡。君子喝汤,内心平静。君臣之间也是这样。国君所认为行而其中有不行的,臣下指出它的不行的而使行的部分更加完备。国君所认为不行而其中有行的,臣下指出它的行的部分而去掉它的不行,因此政事平和而不肯违背礼仪,百姓没有争夺之心……”

 

针对德国和法国“左”派政党在宣传马克思主义的时候,教条式机械套用、贴标签式解析马克思的思想,马克思曾非常气愤地说:“我本人无论如何不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1959年毛泽东同志与当时湖北省委书记王任重谈话,在讲到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时对他讲过一段很有意味的话:“不如马克思,不是马克思主义者;等于马克思,也不是马克思主义者;只有超过马克思,才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凡此无不涉及守正与创新的关系问题。

 

所谓和,即相反而相成,是听取不同意见的全面考量、兼听则明;同,则是单一的重复、偏信则暗。孔子曰:“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如果说“和而不同”追求的是形散神聚,是讲原则前提下的团结,那么“同而不和”就是形聚而神散,乃“和稀泥”而成的无原则的一团和气。

 

合唱队里,多分高、中、低等多种声部,不同声部的人音频不同,才形成音质圆润丰满的和声。而如果人人音频相同,音量再大也缺乏厚重饱满,无以形成和声之美。

 

如果将“厚德载物”理解为守正,那么“自强不息”则可谓创新。“和”乃守正,“不同”乃创新。《孙子兵法·势篇》:“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

 

抗日战争初期,王明主张“一切经过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一切服从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就如幽王“去和而取同”;毛泽东主张保持中共在统一战线中的独立性、开展共产党领导的独立自主的山地游击战,则是“和而不同”。

 

唯守正才能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新文化运动中胡适所谓“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建设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时章乃器所谓“少号召多建议”,乃漠视守正前提的空谈创新。遇事不作“应不应该办”的价值判断,实乃乱作为的“伪创新”。

 

唯创新才能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我党历史上,之所以出现瞿秋白、李立三、王明为代表的三次“左”倾错误路线,思想根源正在于教条式机械套用、贴标签式解析马克思主义,忘记了创新是守正的题中之义。遇事简单地只作“可不可以办”的技术判断,实乃不作为的“伪守正”。

 

圆规可以画圆,因为脚在走,心不变。守住圆心就是守正,绕圆心而行是为创新。就如“知者行之始,行者知之成”辩证统一一样,守正是创新的前提和基础,创新是守正的路径和目的。守正与创新相互渗透、相互贯穿。

 

抗日战争中,王近山违背上级要求他不接敌的命令,擅自作主,伏击了一支日寇军官观摩团,受到了中央的嘉奖。王近山的可贵之处,正在于不机械执行上级命令,而是抓住战机痛击日寇。他的作战行动表面上看似与上级命令相左,实际却暗合中央精神之神。还用散文创作来比喻,如果说战术服从是形,那么战略忠诚则是神,形散神聚是为上品,形聚神聚次之,形散神散又次之,而形聚神散,最具有欺骗性,是为次之又次。从工作的角度来看,形聚神散,正是“举着红旗反红”,貌合神离同床异梦;而形散神聚,表面上看似没有百分百执行上级的命令,实际上才真的是骨子里的“一根红线贯穿到底”,是从神韵上彻底执行了上级的命令。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无论是干事创业还是攻坚克难,不仅需要宽肩膀,也需要铁肩膀;不仅需要政治过硬,也需要本领高强。”政治过硬侧重守正,本领高强强调创新。战略上,上级怎么部署要求,下级就怎么贯彻落实,必须确保不偏向、不变通、不走样。但战术上,必须实事求是随机应变机动灵活。如果事事请示僵化教条生搬硬套,刻舟求剑、照猫画虎,必然无济于事。

 

现实生活中,遇事不知如何应对,确实糊涂者有之;只要不出事、宁可不干事,遇事层层请示汇报,动不动就说“上面没文件”“领导没讲过”“以前没干过”,对中央精神和政策规定简单理解、机械执行,揣着明白装糊涂,“吾知所以距子矣,吾不言”者有之;搞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对上汇报一套,实际另搞一套者亦有之。其中,除了真糊涂外,后两种其实是选择性糊涂,假意“守正”,实际上奉行的是 “合意的执行、不合意的不执行”那一套,乐当“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对于遇事真糊涂者,必须提高其政治判断力、政治领悟力、政治执行力,教育督促其真正悟透党中央大政方针,既时时处处向党中央看齐,扎扎实实贯彻党中央决策部署,又能结合实际随机应变;对于为一己之私,凡事搞变通、打折扣,做表面文章,犯自由主义、本位主义、保护主义错误的党员干部,必须严厉查处问责。

 

《庄子》中,匠石运斤如风,一斧劈下郢人鼻子上薄如蝉翼的白灰,而郢人鼻子无伤。后来有人再让匠石表演,而匠石再不能逞其技,因为郢人死了,没人敢跟匠石搭档。处理好战略守正与战术创新的关系,需要上有郢人之胆、下有匠石之准的相互配合,需要上级对下级的绝对信任,下级对上级的绝对忠诚,彼此心有灵犀心心相印。必须严格落实“三个区分开来”要求,旗帜鲜明支持改革者、鼓励创新者、宽容失败者、保护干事者。解放战争中,毛主席三次授权粟裕“可机断处置,不必请示”,正是上下级相互补位的经典范例。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当代中国的伟大社会变革,不是简单延续我国历史文化的母版,不是简单套用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设想的模板,不是其他国家社会主义实践的再版,也不是国外现代化发展的翻版。”当代中国共产党人,遵循马克思主义,创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正是模范地实践了战略守正和战术创新。

 

毛主席说过:“政治路线确定之后,干部就是决定的因素。”同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这一重大战略创新确立之后,执行层面的战术创新就是决定因素。在2022年底举行的中央政治局民主生活会上,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维护党中央集中统一领导,是一个成熟的马克思主义执政党的重大建党原则”,“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要坚持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在党中央统一指挥的合奏中形成和声,决不能荒腔走板、变味走调。”只有铸就坚强的理想信念,具有“公罪不可无,私罪不可有”的胸怀和气魄,经历长期艰苦的实践磨练,才能处理好守正与创新的关系,随心所欲而不逾矩,百炼钢化为绕指柔,在党中央统一指挥的合奏中形成和声。

 

(作者:朱成山,常州大学红色文化研究院(中共党史研究院)院长、首席专家、教授、博士生导师;陶余来,常州大学红色文化研究院(中共党史党建研究院)特聘研究员;来源:昆仑策网【原创】图片来源网络 侵删)

责任编辑:向太阳
特别申明: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欢迎各位网友光临阅览,文明上网,依法守规,IP可查。

昆仑专题

高端精神

国策建言

热点排行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建言点赞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友情链接
  • 人民网
  • 央视网
  • 新华网
  • 求是
  • 中国军网
  • 中国经济网
  • 中国社会科学网
  • 中国科技网
  • 中国共产党历史和文献网
  • 红色文化网
  • 观察者网
  • 参考消息
  • 环球网
  •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 红旗文稿
  • 红歌会
  • 红旗网
  • 乌有之乡
  • 橘子洲头
  • 四月网
  • 新法家
  • 中红网
  • 激流网
  • 宣讲家网
  • 中共党史网
  • 国史网
  • 全国党建网
  • 中国集体经济网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西北革命历史网
  • 善之渊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 赵晓鲁律师事务所
  • 烽火HOME
  • 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5015626号-1 昆仑策研究院 版权所有 举报邮箱:kunlunce@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