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内搜索:
网站首页 > 国策建言 > 治理建言 > 阅读信息
张宏良:中国金融安全问题该解决了
点击:  作者:张宏良    来源: 民族复兴网  发布时间:2017-04-04 12:51:32

 

 

中国金融安全问题该解决了

——对2011年呼吁建立中央金融安全委员会的点评  

原文:《尽快成立由党中央直接领导的金融安全委员会(2011)》

http://www.mzfxw.com/e/action/ShowInfo.php?classid=12&id=83770

面是2011年我们呼吁建立中央金融安全委员会的文章。当时我们呼吁,中央必须建立两个委员会,一个是网络安全委员会,一个是金融安全委员会,两个委员会必须由总书记直接领导。网络是社会的大脑和神经系统,金融是社会的血液系统,这两个系统的重要性绝不亚于军队,如果被外资控制,则无论国家军事力量多么强大,也必将会陷入亡国绝境。因为坚持国家安全的这个呼吁,中国左翼人士遭受到难以想象的各种打压,为此付出了巨大代价。

好在中国左翼的牺牲没有白费,十八大后中央网络领导小组已经成立,习总亲自担任网络领导小组组长,国家网络安全开始有所改观。现在是到了建立中央金融安全委员会的时候了。美国等西方国家要求中国实行的利率市场化和金融自由化改革,一方面会把中国金融业变成财富吸管,将中国财富输送到美国等西方国家。十八大之前,仅仅贱卖银行股和股权分置改革这两项改革,就造成数万亿财富损失并且还在继续损失。另一方面会加剧中国两极分化和经济危机的矛盾,在中国埋下愈来愈严重的动乱根源。这次聊城辱母杀人案就从一个侧面反映了这一点。

有人查询历史资料发现,因放高利贷阎王债等罪行被枪毙的黄世仁,逼死杨白劳的高利贷年息是33%,而当今中国法律保护的年息是36%,超过部分不受法律保护,但法律也没有禁止,而是定性为“民间正常借贷”。如果黄世仁活到现在,按照现行法律将无需亲自找杨白劳讨债,而是通过法院强制执行就可以了。黄世仁完全变成了守法公民,杨白劳反而变成了违法者。

可见,这个年息36%的司法规定,不仅会把中小企业和没有能力向银行贷款的老百姓逼上绝路,还会从根本上颠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的历史合法性,颠覆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合法性,颠覆当今国家意识形态的政治合法性。试想一下,如果学生根据当今中国法律而替黄世仁翻案时,我们的政治理论课老师该如何回答?如果说黄世仁不该杀,会被定性为极右;如果说黄世仁该杀,又会被定性为极左;无论怎么回答都是错误。如此一来,岂不是把中国意识形态变成了笑柄?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意识形态就是这样陷落的。

多年来我们一直强调,在经济虚拟化和一体化的当今时代,财富的生产和归属正在发生彻底脱节和分离。财富归哪个国家占有和享用,不再取决于由哪个国家生产,而是取决于由哪个国家分配。这个国家之间财富的分配权,就是由金融控制权决定的。中国关于这方面的财富损失,我们在贱卖银行股和股权分置改革的不下几十篇文章中都有详细论述,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参阅。

就拿今天总资产已超过2万亿、半年利润就超过100亿的北京银行来说,2005年以17.8亿卖给了荷兰,而当年北京银行的利润就超过20亿!这等于是用不到一个鸡蛋的价格,卖掉了正在下蛋的整只母鸡。如此惊人的财富损失至今想起来都令人心痛。为什么要以如此惊人的低价在上市前卖掉北京银行,而不等到上市后自己发大财?后来北京银行无意间暴露出的“娃娃股东名单”,用腐败的事实回答了这个问题。说到底,仍然是一个金融领导权问题。

中国金融领域领导权问题,是一个中外舆论广泛关注的问题,比此前网络领域的领导权更加令人关注。早在上世纪末本世纪初,中国最高领导人就讲过,金融和司法是中国腐败最严重的两个领域。可是直到今天,与其它领域相比较,金融领域的基本格局并未根本改变,仍然是“几朝天子一朝臣”的奇怪状况。本来,中国的政治规律应该是一朝天子一朝臣,或者是一朝天子几朝臣,可是唯独金融领域却是相反,一直是“几朝天子一朝臣”,无论国家领导人怎样更换,金融领域始终就是那几个人。最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连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任期都不超过两届,任命年龄都不超过70岁,可是金融领域领导人却不受此限制,70岁以后仍然可以连着干第三届。这种反常的奇特现象不能不引起我们的高度重视。

只要观察一下中美两国截然相反的股价指数,就会知道中国金融问题有多么严重。十年前中美两国股价指数都是6千多点,现在中国股价指数只有3千点,美国股价指数却超过2万点。是美国经济比中国经济发展更好吗?恰恰相反,中国经济连续几十多年以两位数高速增长,美国经济增长率只有1%点多,显然,作为国民经济晴雨表的中美股价指数,应该换过来才对。那么是什么因素造成了这种颠倒?就是中国的金融问题。中国金融在把中国财富输送到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同时,还制造了对中国经济的恶劣预期,所以才造成了中美两国股价指数的相反走势。总之,还是“中美国”创始人弗格森说得那样,中国在种地,美国在收割。美国收割的主要镰刀就是通过中国金融。

如果说此前中国资源的大规模变现还能够承受这种财富输送的话,那么在资源近乎枯竭的今天已经承受不起这种财富输送了。所以中国金融安全问题必须提到日程上来了,这个问题绝不亚于网络问题,甚至比网络问题更加重要,一定要由中国最高领导人直接控制。

责任编辑:向太阳
特别申明: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欢迎各位网友光临阅览,文明上网,依法守规,IP可查。

内容 相关信息

  • 张宏良:中国金融安全问题该解决了

    2017-04-04
  • 昆仑专题

    热点排行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建言点赞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图片新闻

    友情链接
  • 北京市赵晓鲁律师事务所
  • 186导航
  • 红旗文稿
  • 人大经济论坛
  • 光明网
  • 宣讲家网
  • 三沙新闻网
  • 西征网
  • 四月网
  • 法律知识大全
  • 法律法规文库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检察院
  • 中央纪委监察部
  • 共产党新闻网
  • 新华网
  • 央视网
  • 中国政府网
  • 中国新闻网
  • 全国政协网
  • 全国社科办
  • 全国人大网
  • 中国军网
  • 中国社会科学网
  • 人民日报
  • 求是理论网
  • 人民网
  • 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5015626号-1 昆仑策咨询服务(北京)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举报邮箱:kunlunce@yeah.net